驻蒂华纳总领馆提醒中国公民遵守当地防疫措施

必威官方登录
atarians.com

驻蒂华纳总领馆领区四州疫情严峻,累计确诊28796例,新增确诊510例,病亡3994例,病亡率13.9%。下加利福尼亚州累计确诊10397例,现有疑似1266例,病亡2067例。索诺拉州累计确诊11266例,病亡1117例。奇瓦瓦州累计确诊5217例,现有疑似1483例,病亡715例。南下加利福尼亚州累计确诊1916例,现有疑似162例,病亡95例。

墨西哥主要疫情防控措施

为了应对危机,国际海事组织专门成立了海员危机行动小组,制定了一个完善的海员轮岗行业协议,并且与各国政府保持紧密沟通,采取包括豁免签证等一系列措施,以确保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安全地实施海员轮换。

幸好经过治疗,马布迪已经康复并回到菲律宾的家中。除了有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工作时间过长,也会对海员的身心健康产生严重影响。

他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只比原定的合同超期工作一个月,但是与他同船的很多海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船。

墨美两国边界禁止旅游、休闲等非必要旅行人员往来过境延期至7月21日。

菲律宾籍海员 德拉克科鲁兹:社会还是需要我们,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得到工作机会。

下加利福尼亚州蒂华纳市政府宣布,欲复工复产企业可登录政府官方网站下载填写并提交申请表格,由州政府授权是否可以复工复产。

总领馆永远是领区同胞们的家。总领馆会始终将大家的健康福祉放在心中,将继续根据领区疫情形势及时发布相关提示信息,为领区有需要的中国公民提供必要的领事保护与协助。

比利时籍海员 迈克尔·巴贝:船上还有菲律宾籍和巴拿马籍海员,他们已经在船上工作了9个月,因此也可以说,他们非常不幸,因为他们仍然被困在船上。

边境封锁 疫情致全球30万海员受困海上

索诺拉州政府宣布复工企业员工出门必须佩戴口罩,持续加强对易感人群的居家防疫要求,所有交通工具载客量低于1/2。

南下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宣布防疫措施到位的餐厅、零售业可部分恢复对外经营,确保公共服务区域4平方米安全间隔,海滩、公园等休闲娱乐场所接待量不得超过30%。

去年9月,菲律宾籍海员马布迪开始在一艘德国邮轮上工作。今年3月,她工作的邮轮在到访澳大利亚期间有乘客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邮轮不得不紧急停靠澳大利亚并进行人员疏散。留在邮轮上继续工作的马步迪很快也被确诊感染。

奇瓦瓦州政府宣布州内疫情警报已降为橙色,餐厅恢复营业需遵守的防疫措施包括:确保后厨大堂良好通风,场所及人员每日消杀。

国际航运公会秘书长普拉滕表示,目前国际航运业正面临的危机可能破坏全球供应链。

领区同胞们疫情期间宜居家少外出。关注当地疫情变化,配合遵守墨政府的防疫举措,切实加强自身防护。适当补充营养,加强锻炼,增强抵抗力。疫情期间特别是复工复产后,要注意增强安全风险防范意识,注意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保护好自己和家人。

下加利福尼亚州特卡特市政府宣布工商业复工复产需严格遵守州卫生厅防疫规定,商业场所保持1.5米健康距离,入口处进行体温检测,佩戴口罩并定期消毒,客流量控制在30%以内。

普拉滕表示,海员是必不可少的工人,需要他们来保持世界供应链的运转。航运业是一个有韧性的产业,我们将克服眼前的困难,可以适应并且改变现状。

海员感染新冠肺炎风险更大

下加利福尼亚州恩塞纳达市政府宣布,欲复工复产企业可拨打电话646-1723401#1911或646-1600114了解复工复产要求。

国际海事组织法律事务和对外关系总监 肯尼:由于疫情,许多港口对船员轮换采取了限制措施,这导致大量的人员积压现象,许多合同到期的海员需要下船,而轮换的海员无法上船工作。现在, 我们估计全世界大约有30万名滞留在船上而无法下船的海员,还有30万无法上船接替工作的人。

下加利福尼亚州墨西卡利市政府已宣布全市主要干道全天候限制通行,市民外出必须佩戴口罩并接受市政警察巡检,如确需外出时每车限行2人,非必要活动每日晚6点后禁止出门。

“我在海上8个半月的漫长航程,让我非常想家,我期盼着回家和家人在一起,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尽量每天都回复家人的消息。”印度籍海员丹尼斯说。

航运是全球经济的生命线、贸易的支柱,全球大约80%到90%的货物贸易是由航运来完成的,而海员们的生活平时更加不容易。

疫情带来的冲击,不仅使得在船上的海员们,面临着较大的感染风险,还使得船下的海员,可能遭遇失业的打击。这对全球航运业来说,都将是一次必须面对的危机。

驻蒂华纳总领馆温馨建议

国际航运公会秘书长 普拉滕:平均而言,航运业每年运输的商品价值约为7万亿美元(约合49万亿元人民币),船舶可以运送包括从铁矿石到成品的任何物品,船舶也可以载客。航运业涵盖了所有部门和贸易,全球范围内开始再次封锁,对航运业、供应链造成破坏。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统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普遍实施边境封锁、航班限航等旅行限制措施,全球目前约有30万名海员面临无法按时换岗的困境。

迈克尔·巴贝是一名比利时籍海员,在一艘名为斯塔蒂亚的油船上担任船长,在海上漂泊了四个月之后,巴贝所在的油船行驶到了位于印度洋的法属留尼汪岛,从这里他搭上了飞往巴黎的航班,最终得以回到位于荷兰的家。

疫情不仅影响了航运业的正常运转,更是让很多海员承担了身体与心灵的双重压力。眼下,随着一些国家的疫情好转,海员们能回家了吗?航运业又会受到哪些影响呢?

菲律宾籍海员 马布迪:最开始我站不起来,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就叫护士来看,他们说你发烧了,38.9℃,他们就让我隔离了两天,澳大利亚的医疗队来给我做了咽拭子采样,他们说你得下船隔离。

印度籍海员 丹尼斯:我在2019年10月上船,合同期是4个月,原本应在今年2月底回家,但是因为疫情,我在船上多待了4个半月。

Related Post